烬身子颤了颤。青鸟族记忆深处的那份残酷、虐烈,忽然化成了一团

elryv.com.cn 2020-6-29

烬的手忍不住一阵抽搐。

汐回头注视着云殇厉声道:你又怎会知道?

云殇淡淡道:因为这是你们的罪。

他的话就像是针一样刺进了汐与烬的心:你们两人都传承了青鸟族的永久记忆你们当然知道原因只不过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你已经有他的心了这个名分不能给我吗。”委曲求全的声音助涨了徐茵的底气。
她声音渐渐沉了下去“陆淮南从小到大都是我的假如不是你插足我与他之间根本没有这么多事情你待在他身边两年了还不够吗?”
我垂着头一言不发因为我没有任何的底气假如不是妈妈把心脏捐给了陆阿姨我根本就不会拥有这些东西更不会拥有与他的孩子……
“不够我想在他身边待一辈子。”不知不觉我说出了心里的话。
而徐茵也因为我这句话脸色大变就连眉目之间都不复往日的温柔变得狠厉“冷暖一你是斗不过我的。”
第3页 (共6页
我木讷的看着她不明白往日一直温柔的徐茵为何突然变得陌生。
她冷冷一笑打开保温盒里面是我熬了三个小时的鸡汤。
她慢悠悠的品尝着还不忘告诉我真相“其实我是故意摔在你面前的。”
吉博力 https://wei.geberi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