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求求你,我,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我想要这个孩子,真的很想要。”烬缓缓走向山洞中心。

来源:elryv.com.cn 扬州晚报 2020-5-17

一阵茫然潮水般地淹没了我我不知所措地望着曼霁:“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

曼霁缓缓点了点头突然抱紧了我泣声道:“希望你希望你能让这个孩子出生。我原来也有个孩子他才出生三个月白白胖胖的会眨眼睛会对着我笑。伊甸市沦陷那天他被魔族的士兵挑在了刀尖上被剖开了肚子血与肠子流了一地。可是他没有哭他目光呆滞地望着我我知道他一定在想妈妈妈妈为什么不救我?”

“这群畜生!”

我愤怒地低吼道。


云殇此刻正在山洞外他端坐在木质轮椅上身前一尺处就是猩红的焦土。他遥望四方缓缓道:这里是火龙洞你的剑就被封印在这里。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山洞中心矗立的石柱:就是那里你的六龙射日剑。

烬站在他身边。他永久是沉默的或许是因为这世界对他是如此陌生。在一切都处于茫然未知时他只能选择相信云殇。

或许是因为云殇的笑容是那么柔与沉静让人不得不信任;又或许是因为他睁开眼睛后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白衣如雪的少年。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https://www.imsilkroad.com